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老年新闻 >> 内容

对中国老年人口贫困问题的研究

时间:2010/8/30 19:27:06 点击:

  核心提示:近几年来的人口转变过程,人口增长循环的一种形式,这种转变,人口对近代以来急速、文化变化各种内在多种因素作用的一种反映。中国社会经历了深刻的社会转型和人口转变,人口转变对个体福利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些群体(如妇女和儿童)福利得到较大的改善,但有些弱势群体的福利也许停滞不前,甚至于相对于其他群体而言,不...

近几年来的人口转变过程,人口增长循环的一种形式,这种转变,人口对近代以来急速、文化变化各种内在多种因素作用的一种反映。中国社会经历了深刻的社会转型和人口转变,人口转变对个体福利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些群体(如妇女和儿童)福利得到较大的改善,但有些弱势群体的福利也许停滞不前,甚至于相对于其他群体而言,不如过去,老年福利也可能属于后者。然而,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之间的关系虽然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但是现在研究存在实证研究对单个层面研究的多,从多个角度把握的少,对现象描述的多。对现象之间关联的潜在机制分析的少,二者之间的理论连接尚未理清。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是否有联系,有着怎样的联系,通过什么样的机制发生联系等问题都应该有进一步的思考。随着中国人口的转变,这一不可改变的客观现实的来,对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关系的研究迫在眉睫,廓清二者之间的关系对于制定相应的社会经济发展战略,统筹解决人口问题与和谐社会建设都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同时,之间的关系不只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处于社会转型和人口转变时期发展中国家面临的一个共同的问题。所以必需对此加以重视。
一.中国的人口转变概况
近三十年来,工业化和都市化的早期,中国社会和家庭都经历着转型。社会经济的发展盖上了医疗条件和生存环境,改变了人们生活方式,增加了人们各方面的机会,人们普遍推迟结婚,限制子女的数量,为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而频繁流动,这些变化与计划生育政策一起构成了人口转变的动因。中国的人口变化包括生育率的下降和死亡率的下降,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人口布局的重建,家庭结构的该变。然而保守的人口转变理论主要来考虑生育和死亡。受到制度、制约、交通不畅、机会欠缺及安土重迁的保守理念的影响,以往人口的流动并不具有普遍性,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国际化进程的加快,打破了制度的限制,缩短了地域之间的距离,为人们发明了心的机会,该变了人们思维定势,形成了巨大的人口流动浪潮。这样的情形下,依然将人口流动排除在人口转变的范畴之外,显然是不妥当的同样,年龄结构属于人口的一个基本元素,家庭结构也属于大人口范畴,故在探讨人口转变与老年人贫困关系时,纳入这些概念是合适的也是必需的觉得人口的转变除了包括生育率与死亡率之外,还包括人口年龄结构,人口布局和家庭结构的变化等。
每一个国家的人口再生产类型的转变都有其特殊性,特殊又是和一般相统一的中国几千年的人口再生产过程就有了自己的特点。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开始面临庞大的过剩人口问题。1949年以后人口大量、快速增长,当然需要使人口再生产降低到低增长状态,中国的人口转变,不只不能等到经济发达之后完成,而且要自觉地,有计划地进行。①经济增长以后引起的人口转变,一般都是不自觉的无计划的临时的艰难的过程。
㈠中国人口生育率的下降和寿命的延长
人口转变的指标之一是总和生育率的下降。20世纪70年代之前,每个妇女平均养育5~6个子女,70年代后期,该数量下降到大约三个子女;90年代后期,妇女平均拥有的子女数量降至替代水平,大约仅为2个孩子。虽然政府部门及学术界对当前的总和生育率多有争议,但是中国总和生育率处于替代水平上下应该是不争的事实。同时,人均寿命大大延长,从1950年的40岁增长到2005年的72岁。
㈡中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
总和生育率和死亡率的下降及平均寿命的延长改变了人口的年龄结构,加快了人口老龄化的步伐。2000年时,中国65岁以上人群占总人数的7%标志着中国已跨入人口老龄化的门槛”同时,出世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代人将很快步入老年期。据有关人员预测,中国65岁以上人口将在2010年突破一亿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8.38%而到2050年该人群将占总人口数的40%④预测遥远的未来具有不确定的风险,但是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的趋势无可置疑,未来该人群的数量将会十分庞大,对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㈢我国人口布局的调整
近年来,中国的人口流动达到空前的规模。绝大部分流动人口介于15~64岁之间,其15~35岁人口占全部流动人口的70%以上。人口流动重新调整了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人口布局。人口流动的这一特征和规律将对老年群体的福利残生深渊影响。②
㈣家庭结构的变化
众所周知,家庭是老年人主要的生活场所,家庭结构的变化对老年贫困的影响尤为重要。家庭结构包括家庭的规模、家庭的形式、居住模式和子女构成。虽然子女构成与当前人口转变缺乏直接关联,但是家庭规模、形式和居住模式都直接或者间接地与人口转变相关。中国家庭规模的小型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1970年中国平均家庭户规模为4071人,1970~1990年,家庭规模虽在缩小,但始终保持在4人以上;从1990年开始,家庭规模已经降低至3.97人,2000年降至为3.56人。这主要是与子女生育水平下降,家庭的核心化、空巢、独居有关。家庭形式和居住模式的选择是应对现实环境的一种策略,反过来作用于代际之间的狡猾和互惠。与1982年和1990年比较,2000年夫妻核心家庭的比例明显的提高,从而造成了不少只有老人的空巢家庭;农村地区,大约7%~8%家庭仅有老人和儿童,形成了中国最具特色的留守家庭。同时,虽然大部分65岁及以上老年人和子女同住,但是与1990年相比较而言,男性和女性,老人和子女同住的比例也下降的很明显。不过,女性老人与子女同住的比例大于男性老人,农村老人与子女同住的比例大于乡村老人。子女的性别和数量影响老人的家庭结构。对于子代而言,姐妹越多,个体与父母童虎的压力感受越小,且实际上与父母童虎的机会也越少,对于亲代来说,父权体制和从夫体制下,中国保守扩展性家庭题词中,老年父母期望至少与一个儿子同住,子女越多,老人选择的范围就越大,与其中某个子女,尤其是儿子同住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二.中国的人口转变与老年群体贫困之间的关系
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是一个具有全局性的重大问题,对于这方面的研究需要进行多方面的分析。本文主要从整体层面和家庭层面来进行研究。研究此问题,对于社会的稳定,根据问题呈现的原因,制定出保证老年人正常生活水平的政策,促进社会的和谐进行与发展。从全局上来把握二者的关系,对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的意义。
㈠社会层面的人口转变与老年群体贫困关系
人口转变的多个维度通过两个环节作用于老年贫困。第一;需求的增加。当前的人口态势增加了老年群体对包括经济和非经济在内的公共主持体系和服务(数量和质量)需求。目前的总抚养比主要取决于儿童抚养比。然而,也有研究显示,一个孩子的边沿生活费低于一位老人,因此少养一个孩子节约下来的生活费不能满足增加一位老人所需的生活费用。老年人的需要不是社会资源的简单分配;老年人口的增多不只增加退休金、医疗费用、还要增加大量的养老设施、活动场所、养老服务机构。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与其他经济学家的研究发现,赡养一个老年人的费用比无恙一个未成年儿童的费用高出近三分之一。③目前的人口态势增加了老年人对公共开支的需求却是不争的事实。第二,供给缺乏。国家和社区对老年人群公共需求供给准备的欠缺和攻击能力的缺乏。当前人口形势是前所未见的人口老龄化的步伐也快于预期的速度,国家尚未对此做好应对准备,也缺乏相对的应对经验。目前,无论是经济上,比方养老金的储藏,组织机构上,如服务于老年群的各层次、各类结构,服务项目上,如社区层次的老年服务设施、场所等,还是政策制度上,如相关的老年政策,对老年人经济上和非经济上需求的公共供给都十分有限。公共养老体系的不完善、社会资源分配的不公平和欠缺将会使许多的老人得不到足够的经济来源,老人需求的猛增进一步计划了政府准备的缺乏和欠缺。同时,人口流动的继续增长、家庭观念和家庭结构的变化都弱化非正式支持体系。即便人口转变带来的挑战会被公共支持体系的改进、远距离资源转化的简化和收入的增加所平衡,许多老人依然将会缺乏足够的养老保证,或根本得不到任何保证。虽然中国政府已注意到这一问题,但是建立、完善或者改善不同层次的公共支持体系尚需时日。
㈡家庭层面的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的关系
家庭层面,低生育率降低家庭内儿童的数量和比例;人均寿命的延长和成年子女的流迁增加了家庭中老年人的数量和比例。人口因素与其他因素一起,共同导致了家庭结构的变化,改变了老年人的居住模式,形成了大规模的留守老人或者空巢家庭。由于自然和社会属性所致,老年人需要更加经常的日常生活照料,更多的经济资助,更好的人文关怀和精神慰藉。然而,中国老年人口完全以来子女或者其他家庭成员养老越来越不现实了家庭层面的人口转变也通过两个作用的中间环节与老年贫困相关联,而且二者之间的关系可能因贫困的类型而异,因人口转变的维度而不同,主要表示在以下两个方面。
1.降低家庭的非经济支持能力,加剧老年人的社会贫困。一方面,寿命的延长发生了更多的期待、等待、需要子女照顾的老人;另一方面,人口流动或者代际居住模式的变化拉大了父母和子女的空间距离,降低了子女亲自照料父母的便当性,子女往往会觉得力不从心。家庭的非经济支持能力受到挑战,家庭养老保守和体系的组建被弱化,发生家庭内老人服务的需求和供给之间的矛盾。家庭层次的矛盾和社会层次的矛盾相互交织,老人的基本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老人照料服务的数量和质量受到有利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公共支持欠缺或不发达的社会环境中,家庭层次的人口转变将会加剧老年人的社会贫困。社会贫困反过来作用于经济的贫困,遭遇社会贫困的老年人最终也可能难免经济贫困,同样,经济上贫困的老年人不可能得到向阳的生活照料和精神的抚慰。
2.改善家庭的经济支付能力,一定水平上可以缓解老年人的经济贫困。低生育率降低老年人子女投资于教育孙子女的本钱,所以整年子女可享受更好的经济机会与福利,提高自己的养老储蓄;同时,成年子女的流动该彼岸了家庭的经济福利,提高了赡养父母的经济资源和能力,而且在一定的水平上可能通过雇用劳动力用来减轻和缓解对父母照顾的缺乏之处。所以,从理论上可以来说,生育率的降低和成年子女的流动性可以降低老年经济贫困的发生率。现在中年人受生育政策的影响,大多都要一个或者两个孩子,但是孩子的数量的减少并不就一定以为者养老能力的增强,假设孩子的投资本钱是静止不变的一方面每个孩子的本钱需求随着子女数量的降低而增加,从而加大了父母养育子女的经济压力,使绝大部分家庭面临抚养和赡养的双重压力和负担。另一方面,社会和家庭资源总是相对缺乏的缺乏导致资源家庭成员中的分配不均。低生育率使为数不多的孩子弥足珍贵,代际中心下移,变现为尊老不足,爱幼有余。包括老年人在内的家庭成员自觉不自觉地将孩的需求和利益置于其他成员之上,呈现赡养和抚养之间的矛盾,而其解决的方法往往就是牺牲老年人的福利,换句话说,家庭资源有限的条件下,牺牲老年人的福利用来满足儿童的需求是十分罕见的英雌,家庭层面的人口转变未必一定就可以改善老年人的社会福利。只有在社会和家庭资源极大的丰富之后,才可能保证降低他经济贫困的发生率。
三.从整体上掌握人口转变与老年贫困的关系
觉得,低生育率与贫困之间的关系不是直接相联系的因而人群和贫困层面的不同而异。降低妇女、儿童贫困发生率的同时,可能加剧老年人群的贫困,尤其是指社会贫困的发生率。不同维度的人口转变对老年人贫困的影响不同。流动频繁、家庭结构变化的环境下,子女难以身体力行地照顾年迈的父母;同时,老年人子女生育数量的减少使每个孙子女都成为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从而可能忽视老年人的利益,提高了老年群体贫困的发生率,人口与贫困关系受制于国家公共支持体系的准备状况。关于这一问题,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思考与分析。
国家子改革开放和实行计划生育推行以来,发生了深刻的社会转型、经济转轨和人口转变。限制性生育政策的推行、社会经济的发展、思想观念的变化导致了人口转变。人口转变与社会制度的改革一起,影响人们经济和社会福利。这些影响对于社会来说有利也有弊,利与弊是相对于其他群体或和自己的过去而言,当然利与弊是可以相互转化的人口转变对于老年人群的贫困的有利影响可以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不时调整、相应对策的制定和实施、社会保证制度的建立和完善因而得到缓解。所以我要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用来应对人口转变可能带来的一系列的有利影响。
老年人作为社会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群体,应当引起我注意的尤其是弱势老年群体,其中主要是指农村的老年人和女性老人,要切实解决好他实际问题,重点协助有困难的老年人消除后顾之忧,缓解他危机风险和养老忧患。另一方面还要深入到当中,逐步的为他生活提供更好的养老服务机构和设施。从全局出发,从整体上把握二者之间的冠词,明确二者之间的关系对于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行,和社会的和谐发展都有着十分重大的意义。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中国老年100网(www.laonian100.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laonian100@163.com 站长QQ:357093494 渝ICP备09007410号
  • 本站资源来源网络,提供网上自由讨论学习使用,所有个人言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任何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行为,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从立刻从网站上删除,并向所有持版权者致最深歉意.